当前位置:主页 > 注会CPA >

“金枪鱼王”在进博会成流量担当 去年遇冷的三文鱼意外翻红

发布日期:2021-11-20 15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距离开鱼仪式还有1小时,第四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(下称“进博会”)食品及农产品展区的展台周围人头攒动,四周已经拉起了警戒线,避免更多的观众热情涌入。

  到点后,“重磅”展品终于揭开了它的面纱——这一条重达353公斤的蓝鳍金枪鱼,当之无愧地成为这一展区内最重磅的展品。

  这已是进博会第二次呈现如此大型的金枪鱼了,上一次还是疫情前的2019年。

  在第二届进博会上,一条11月2日还在地中海海域遨游的金枪鱼,经捕捞全程冷链空运到上海,在11月6日就与观众见面,全程仅用了4天。

  由于新冠病毒可以通过冷链进行远距离传播,此次出于防疫需要,这条金枪鱼从起运到开鱼,共花费了9天时间。前后对比,可见疫情对于海产业的影响仍存。

  不过,第一财经记者在展区内走访了不少海产品公司的展位,他们纷纷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疫情对他们生产捕捞方面造成的冲击已经基本消化或适应了,现在最为头痛的问题已转向物流。

  体长近3米、重达353公斤的这条鱼王,是上海有史以来最重的进口蓝鳍金枪鱼。

  据中国国际金枪鱼交易中心主任姚琦斐向媒体透露,这也是全国有记录以来进口排名第二重的,此前最大的一条为393公斤。

  这条金枪鱼王在西班牙地中海海域生长。由于金枪鱼泳速与耐力惊人,捕捞人员花费了一天时间才将其捕捞出水。在当地时间10月29日晚9点从西班牙马德里启程,经全程冷链,于31日抵达上海浦东机场。

  在完成出入境检验检疫、核酸检测和报关等手续后,11月2日运抵长兴岛中国国际金枪鱼交易中心。为保万无一失,在室温0~4摄氏度的交易中心现货交易大厅内,对“鱼王”进行了多次换冰消杀。

  每次换冰前,工作人员都要全副武装地对场地进行消杀。随后,将金枪鱼从零度保鲜的冰温库中取出,对金枪鱼进行全身“体检”后,再放入另一个定制泡沫盒中,一层一层铺上新鲜碎冰,以最大程度保持金枪鱼的新鲜度。这个过程每天要重复两次,每次换冰都要消耗碎冰1吨左右。

  全世界共有约40种金枪鱼。平时人们所吃的鱼罐头和鱼肉松等产品更多地来自黄鳍金枪鱼,这种金枪鱼产量大,价格相对低廉;而通常用于制作高档刺身和寿司的金枪鱼,则是蓝鳍金枪鱼,它肉质柔嫩、蛋白质高但脂肪含量低,其数量比较稀少,价格比较高昂。

  在6日的开鱼仪式上,来自日本的专业分割技师和助手在现场演示了开鱼的全过程。技师首先将位于金枪鱼中部沿着脊骨切成四大块:即两大块腹肉和两大块背肉。

  其次在腹肉中取出最精华的部分——大脂,这是金枪鱼腹部脂肪最多,也是最为昂贵的部分。这块大脂呈粉白“雪花”状,鱼肉油脂度达63,意味着肉质肥美。

  日本食客是蓝鳍金枪鱼的资深爱好者。在每年东京鱼市新年拍卖上,往往能拍出天价,最近的纪录是在2019年创造的:一家寿司连锁店老板以3.336亿日元(约合1890万元人民币)竞得一条重达278公斤的蓝鳍金枪鱼。

  不过因为防疫要求,今年的进博会现场的观众们无法生食金枪鱼片了。但“鱼王”吸金能力不俗。在进博会开幕前,已经有 4 家采购商抢先预订了这条“鱼王”,之后将通过他们的销售渠道走上市民的餐桌。

  去年6月以来,全国多地局部疫情源头都指向冷链,进口冷链产品也屡次被检出携带新冠病毒,而三文鱼最早“中枪”。如今金枪鱼在进博会成了网红,那三文鱼还好吗?

  在进博会期间,挪威海产局中国区总监童安睿(Andreas Thorud)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虽然从整体看,中国三文鱼的进口量还没有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,但挪威对华三文鱼的出口,在今年已经超越了2019年。当前,挪威三文鱼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超过50%。

  他透露,根据最新可得的今年前43周数据,挪威冰鲜三文鱼对华出口(同比)增长了68%,这很好地证明了中国市场已在恢复。他说除了三文鱼外,挪威青花鱼和北极鳕鱼在中国的销量也快速提升,获得了中国消费者的认可。

  童安睿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事实上,今年挪威海产对华出口也创下历史新高。前10个月出口量达15.1万吨,价值44亿挪威克朗(约合32.93亿元人民币),同比分别增长40%和35%;相比2019年,出口量增长12%。

  挪威大型三文鱼加工企业霍夫赛斯(Hofseth)大中华区总经理李路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证实,就其公司而言,零售端已经基本恢复到了疫情前的水平,而餐饮渠道也已经恢复到疫情前的八成左右。霍夫赛斯是十家参加本届进博会的挪威企业之一。

  虽然总体形势向好,但李路还是向第一财经记者表达了时下的忧虑。他说,受疫情影响,国际物流资源紧张,物流的效率下降而费用上涨,最终成本的上升会体现到销售价格上。

  当前冰鲜三文鱼在零售端的价格已经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。李路表示,事实上三文鱼在国际市场上价格一直比较稳定,并没有大涨或大跌,在合理的范围内略有浮动。冰鲜三文鱼价格上涨,主要就是受到了物流价格上涨的影响。

  他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道,在疫情前,不少冰鲜三文鱼是随国际客运班机运输的,如今客运班机大幅缩减,货运班机的频率也有所减少。同时,因为疫情关系,抵港后需要进行多项检验检疫程序,通常会比疫情前晚一到两天拿到货。

  通过飞机航运的冰鲜三文鱼是如此,通过货轮运输的冰冻三文鱼在物流上的问题更大。当前冷冻货柜集装箱奇缺,需要提前锁定集装箱,才有可能将冰冻三文鱼运出,而到港后还需要面对港口积压的问题。不过近期这一情况已有所缓解。

  对于当前物流对于海产运输带来的困难,童安睿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,虽然眼前有很多艰难险阻,但即使是在这种条件下,中国仍然进口了更多的挪威海产品。相信双方能够逐渐找到疏解各种问题的办法,而进博会正是进口商和出口商一起交流、探讨此类问题的一个好平台。

  蓝鳍金枪鱼也好,一度遇冷的三文鱼也好,任何进口商都会发现,在中国这一“世界的市场、共享的市场、大家的市场”,进博会是最好的“展示舞台”。

  截至2020年年底,中国已连续12年成为全球第二大进口市场,也是许多国家和地区的主要出口目的地。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束珏婷近期表示,中国前三季度外贸数据近日出炉。从进口看,1至9月,中国进口近2万亿美元,同比增长32.6%,规模创历史新高。从国际看,据世贸组织最新数据,上半年中国进口国际市场份额同比提升0.7个百分点至12%,贡献了全球15%的进口增量。